百家姓
分享功能载入中..
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接口调用 意见/报错

百家姓

党 氏

一、姓氏源流 党(Dǎng,Zhǎng 党)姓源出有七: 1、出自姒姓,是禹王的后裔,为夏王朝全族的子孙,所以历史上称党姓出自夏的后代。属于夏禹后裔的党姓世居党项。 2、出自姬姓,是以地名命名的姓。春秋时期,晋国公族大夫封邑于上党(今天的山西省境内),于是他的子孙后代就以党作为他们的姓氏。 3、出自任姓,以地名为氏。鲁国大夫党氏,相传是黄帝的小儿子禹阳的后裔,因为被封于党,其后人以党为氏,所以也称为党姓。 4、源于党项羌人的姓氏。党项羌族是我国古代西北的少数民族。根据《广韵》的记载,党姓本来是西北党项羌姓,后来改为党姓的。其中有个叫党耐虎的将军,就是出自此支党姓,见于史书记载。 5、出自北方鲜郫族人有党姓。据《路史》一书中说,鲜郫人也是黄帝的子孙,他们因为迁居到鲜郫山,而得到这个族名。 6、出自回族中的党姓,源自我国西夏党项族。在公元1038年,由党项人元昊建立了历时190年之久的西夏国后,一些党项族人逐步融于回回民族当中,故延用此姓。党姓回族主要分布在河南、山东等地。 7、古代党姓的党(古读 Zhǎng 音掌),故党姓中有一支以音(Zhǎng)为姓,成为掌姓。后掌姓中又分出以音(Zhǎng)为姓的仉姓。即仉姓起源于党姓,原本为春秋时鲁国大夫党氏之后。孟子的母亲即为仉氏,以择邻教子出名。山东省沂水县杨庄镇党家山村距传说中的孟母村仅8里之遥,党家山村的东面6里处为仉林村。仉姓多分布在鲁郡、琅邪郡、敦煌郡。其中鲁郡在西汉初置鲁国,三国魏及晋代改为鲁郡,在今山东省曲阜、泗水一带。琅邪郡在秦始皇置郡,相当于今山东省东南部诸城、临沂、胶南一带。敦煌郡在汉武帝置郡,在今甘肃省河西走廊西端。 得姓始祖:夏禹。党氏来源,根据《名贤氏族言行类稿》的记载,是春秋时期晋国大夫姬氏的后代。《姓氏考略》上记载,鲁大夫有党氏,是周的公族的后代。党氏是上古圣君夏禹的后裔,支裔世居党项,遂姓党氏。根据《韵府郡玉》记载,夏禹氏的后代中,唐代有党芬、党进。而《广韵》则记载,党氏原来是西羌姓氏,姚秦有将军党耐虎。党氏有西羌的血统,早在汉朝的时候,就有一支位于今青海省境内的西党,党项族就是部落的后裔,根据史书的记载是夏禹的支裔,故党氏后人奉夏禹为党姓的得姓始祖。 二、迁徙分布 (缺)党姓在大陆和台湾都没有列入百家姓前一百位。党姓出自姬姓。春秋时候,晋国有大夫被封到上党这个地方,其后代有的以地名作为姓氏,称为党氏,是今天党姓的一支起源。还有一支党姓也起源于春秋时候,那时后,鲁国有个大夫被封到党这个地方,他的后代也以封地名为姓氏,成为党姓的又一支来源。古代西北少数民族羌族,羌族中有姓党项的,后来和汉族融合通婚,学习汉族文化,接受了汉族单姓的习惯,就改为党姓。又有说古代北方有鲜卑族人,也有以党作为姓氏的,后来成为汉族党姓的一个来源。党姓明末由山西曲沃县迁徙北流,现历廿世约二千余人散居两波小一扶来各里,南丰祠建于新丰,信庵建于中和,泰堂祠建于丽洞,南山祠建于南禄。光绪间陕西饥,南山子孙以祭祀余款乐助多金知县梁骝藻以惠普灾区题赠。当代的党姓在全国各地均有分布,其中以陕西、山东、山西、云南等地较为集中。其中,陕西韩城的党家村在秦陕大地的角落里熠熠生辉,近来年随着“民居瑰宝”的美誉声名鹊起。古时候,这里的人们盖起高堂广厦,筑起堡垒碉楼,坚守着自己的香火与财富;如今,他们的后代修缮墙垣,广纳游人,依然在这里坚守着祖先留下的屋宇,和行将淡漠的古风。元志顺二年(1331年),党姓始祖党恕轩,由陕西朝邑县逃荒至此,落脚开荒种田谋生。100多年后,明洪武年间,贾姓始祖贾伯通,从山西洪洞县迁居韩城经商,第五代和党姓联姻,其子在明嘉靖四年(1525年)定居党家村,成为党家村的第二大姓。至今党家村依然由党贾两大姓氏组成,外姓极少。党姓家族原以务农为生,而贾姓却有经商的传统,乾隆年间,贾姓创立了“合兴发”商号,经营日用杂货、木材、瓷器、茶叶、药材等,在河南与湖北交界地带发了大财,成为巨商。在贾姓带动下,党姓也加入了经商行列。道光至咸丰年间(1796-1861年),是党家村经营的黄金时期,传说往老家运送银两的骡马络绎不绝,号称“日进白银千两”。与此同时,党家村大兴土木,进入了持续百年的建房高潮期。全盛时,党家村建四合院数百座,还有泌阳堡和几十座哨门、祠堂与庙宇。清末民初,战乱不断,应对有方的村人就不再经商,回归故里,安然守护着祖辈的财富且耕且读。再以后,党家村衰落了。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,相当一部分的厅房、哨门以及戏台被拆毁。直到80年代中期后,在日本建筑学会青木正夫先生的推动下,中日双方组团对党家村进行了大规模的调查,阻断了拆毁旧房的进程,这些民居瑰宝才保存下来。近年来,党家村被命名为“历史文化保护村”,列入“国际传统民居研究项目”,2001年6月被定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乡人得以坚守故宅。迄今为止,党家村有320户人家,1400余人,建村已有670多年历史了。(余略) 三、历史名人 党 祺:宋代进士,他的文章很有名气。 党 进:宋朝武将,因为征伐太原而立有军功,被朝廷任命为“忠武军节度使”的重要职务。他身形魁梧,忠心老实。 党 茂:祈州人,明代武功知县。 党 湛:清朝名士,同州人。常言:“人生须做天地间第一等事,为天地间第一等人。”所以号为“两一”。 党 蒙:清朝翰林。字养山,号泌亭,生于韩城党家村,家境贫寒,12岁前不曾穿过袜子。幼年随父到甘肃古浪县学官署读书。光绪二年(1876年),只身赴京赶考,连中三元,入翰林院。后经考试入刑部,任主事、外郎、郎中等。1900年,八国联军侵占北京,慈禧太后挟光绪帝奔陕。党蒙随诸臣往潼关迎驾,受到赏识,委任为云南临安知府。党蒙为官正直、尽力尽职,是一位受人爱戴的清官。直到现在,党家村的人们依然时常提忆起这位先贤,他是党家村的骄傲。据说前些年,山东有部传统戏曲就叫《党蒙办案》,讲述的就是党蒙作为钦差,赴山东秉公执法,拒收重贿,依律诛杀贪官污吏的事迹。党蒙六世孙现在尚生活在韩城的党家村。 党还醇:字子贞,明朝时期三原人。天启年间进士,知休宁县令。他勤于工作,处处为民着想,政绩很好。崇宁间,清兵攻击,他守住城堡,英勇抵抗,但是最后因为援兵没有及时赶到,城被攻破,他自己也因公牺牲。 党崇雅:明末清初宝鸡人。天启年间进士,官至户部侍郎。崇祯年间,李自成在四川造反,因为党崇雅在朝廷上的言论失当,被定为从贼罪,被革职。明亡清初,顺治年间授以他原来的职位,累升到国史院大学士,加太保。兼太子博。后来因为年老体衰而退休。 党怀英:金朝文学家,原籍冯翊(今陕西省大荔)人。他能诗文,也精于书法,官至翰林学士,曾担任《辽史》刊修官。 党姓名人,宋有忠武节度使党进 四、郡望堂号 1、郡望 党姓望族居住在冯诩(今天的陕西省境内)。根据《姓氏考略》和《郡望百家姓》的记载:党氏望出冯翊郡。 冯翊郡:汉武帝太初元年设置“左冯翊”的行政区,与“右扶风”和“京兆伊”合称“京畿三辅”。三国魏将左冯翊改为冯翊郡。相当于今天的陕西省韩城以南、白水以东、渭水以北的地区。 2、堂号 忠武堂:宋朝党进,因为征伐太原而有功劳,所以他被任命为忠武军节度使。他身形魁梧,忠心老实。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 【党姓宗祠通用对联】 〖党姓宗祠四言通用联〗 望出汉翊;姓启禹王。 ——佚名撰党姓宗祠通用联 全联典指党姓的源流和郡望。(见上题头《一、姓氏源流》和《四、郡望堂号》介绍) 怀抗敌志;有长者风。 ——李文郑撰党姓宗祠通用联 上联典指明代三原人党还醇,字子贞,天启年间进士;初官休宁知县。崇祯年间官良乡知县,清兵攻来时,他据城固守。因无救援的兵力,有人劝他躲避,他不同意,城破被杀。下联典指明代忻州人党茂,弘治年间任武功知县。有荣誉也不喜,有诽谤也不怒,有长者之风范。 擐甲执珽;低唱浅斟。 ——佚名撰党姓宗祠通用联 上联典指宋党进执掌禁兵,书名于珽(玉笏),常擐甲执珽而立。下联典指宋陶谷得党进家姬,命掬雪水烹茶,问曰:“党家有此风味否?”姬曰:“彼粗人,但知销金帐下,浅斟低唱,饮羊羔美酒耳。”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〖党姓宗祠六言通用联〗 太仆名卿经术;镇南节度英风。 ——佚名撰党姓宗祠通用联 上联典指明·党茂事典。下联典指宋·党进事典。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〖党姓宗祠七言通用联〗 二不德行人皆仰;两一壮语望自高。 ——佚名撰党姓宗祠通用联 上联典指明代武功知县党茂,忻州人。“誉来不喜,谤来不怒,有长者之道”。下联典指清代名士党湛,同州人。常言:“人生须做天地间第一等事,为天是间第一等人”,故号“两一”。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〖党姓宗祠七言以上通用联〗 骁勇绝伦,羡进公英气;文章华国,仰琪祖芳声。 ——佚名撰党姓宗祠通用联 上联典指宋代武士党进事典。下联典指宋代有进士党琪,文名卓著。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 附录一:【党姓典故、趣事——关于“党”字】 追探起“党”字的本意和来历,“党”字在古代是一个贬义词,指由私人利害关系结成的集团,由此衍生出偏袒之意如党同伐异和亲族如父党、妻党之意。党的繁体由“尚”和“黑”组成,说明不是光明正大的。“党人”是“小人”的同义词。中国古人把“人”分为两类:君子和小人。关于君子和小人的问题,孔子、孟子、朱子等历代“子”辈高人,都有极为精辟的论述,大文豪欧阳修还有一篇脍炙人口的《党朋论》,故在此对君子和小人就不多罗嗦,只简明介绍一下君子、小人与“党”的关系。 古人云:“君子重义,小人重利”,有共同利益的小人们,在利益的驱使下组成一个集团,这样的集团就被称为“党”。现代汉语中还残留了一些含有“党”字古意的词语,比如“死党”、“恶党”、“结党营私”等。因为商人是重利的,违背了“君子重义”原则,所以在古代中国,商人历来都被认为是小人,经商牟利也被认为是小人行为。古人以为当官者必须具有君子风范,商人属于小人类,因此没有政治地位,在朝廷中得不到重用,绝少能当大官。中国历史上曾有多次“党人”事件。汉桓帝时期宦官专权,士大夫官僚遭排挤不得志,只好聚在一起发牢骚骂时政,当时称之为“清议”。宦官本没有什么社会地位,成为暴发户后,对那些平时看不起他们,甚至把他们蔑称为“刑余之人”的士大夫深恶痛绝。宦官向汉桓帝告发士大夫们沆瀣结党,诽谤朝廷,向全国通令逮捕“党人”,前后共有数千党人被捕。汉桓帝下诏将这些“党人”革官归里,禁锢终身,不得再做官。连党人的门生、故人、父子兄弟及五等以内亲属,也遭禁锢不得做官。这就是所谓的“党锢”事件。 宋徽宗时,贪官蔡京勾结宦官独专朝政。蔡京给反对他的司马光、苏轼等三百零九人扣上“元祐奸党”的帽子,在德殿门外树立“党人碑”,上面刻写三百零九个党人恶名,昭示全国。被刻入党人碑的官员,重者关押,轻者贬放远地,非经特许,不得内徒。党人的亲朋子弟也受到种种政治迫害。 明神宗时宦官魏忠贤专权,士大夫官僚又遭排挤,他们不免又聚在一起“清议”,讽议朝政,评人论物。魏忠贤给聚集在无锡东林书院周围的失意旧官僚文人,扣上“东林党”的帽子,搜捕治罪。东林党的著名人物均被迫害致死,其它东林党人也被列榜,布告全国。每榜少则百人,多至五百余人,凡列入党人名榜者,生者削籍,死者追夺名誉。上面“党人”、“元祐党”、“东林党”中的“党”均是贬义词。中国古代把重利轻义的小人集团称为“党”,所以古代的民间团社没有自己把自己称为“党”的。古时大一些的团体称“会”,小一些的团体称“社”,比如同乡会、哥老会、会馆、诗社、画社等,现代汉语也还有一些词沿用“会”和“社”的古意,比如学会,出版社,通讯社。 古来中国一直崇尚君子不结党。《论语》说:“君子不党”;《墨子》说“不偏不党”;《书经》说:“无偏无党,王道荡荡;无反无则,王道正直”。朱子把诸葛亮、杜甫、颜真卿、韩愈、范仲淹五人评为君子的典范,赞他们:“光明正大,踈畅洞达,磊磊落落”。后来皇帝在大殿里也挂上“正大光明”的匾额,意在声明本帝志在君子,不近小人。中国古代为什么赞赏“君子不党”呢?因为一个人一旦加入一个集团,就不得不考虑到集团的利益。一些自己本来不赞成的事,为了维护集团的声誉利益,只好装聋作哑,甚至说违心话,做违心事。所以一个人一旦加入了党派,他就很难做到真正的独立与正直,这自然被崇尚独立正直的君子所不齿,因此中国古时的君子总是孤家寡人。然而中国的“君子不党”传统,也有一个很大的弊病,就是孤立的个人君子,往往敌不过小人的党派组织。中国历史上小人掌权的时间远多于君子掌权的时间,其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小人结党,君子不结党,很容易被小人党派各个击破。西方传统则是君子小人都结党,再加上选举,小人得志就不那么容易。 展开现在的各种媒体以及人们的日常口语中,党员、党委、党风、党报、党组织、党纪国法等等都是常用语。“党”在中国现代的文化圈里,无疑是一个褒义词。那么“党”字是什么时候由一个贬义词变成褒义词的呢?这还要从辛亥革命说起。最早的革命组织叫做“同盟会”、“兴华会”等,没有自称为“党”的组织。日本明治维新后,一切向西洋学习,但那时大部分日本人不通洋文,必须把洋书翻译成日本人能看懂的汉文。最让翻译头痛的是洋书中一些汉文里没有的固有名词,比如“citizen”,“parliament”,“party”,只好凭自己的体会创制新词。日人翻译本来不甚精通汉文,不知怎么就把“party”翻成了“党”,于是日本出现了“自由党”、“立宪党”等政治团体。当时清政府的驻日使馆参赞黄遵宪,还曾经撰文嘲笑日本竟然出现了自称为“党”的组织。不过黄遵宪的笑声未落,中国也出现自称为“党”的政治组织。辛亥革命的革命家都是日本出身,日人用什么词,他们就用什么词。革命家不仅把“总统”、“总理”、“书记”、“干部”等官名照搬进中国,还把“党”也带进了中国。按照中国传统称法,“党”是贬义词,可是革命党人救国心切,也顾不得日人翻译的汉文是否确切合适,一味囫囵吞枣生搬照套,于是中国就有了共产党、国民党等新词。 现在中国人似乎已完全接受日人对“党”字的理解,忘记了中国古代“党”字的旧意。现在我们说的“党员”“党人”,已与古代的“党人”有完全相反的含义,这当然也可以理解为语言的发展进程。象“同盟会”“九三学社”之类的称呼,感觉上就要好一些。现在又有一种新趋势,就是把古代旧意中的“党”改称为“帮”。中国古代“帮”是暴力团伙的代称,与小人集团“党”的含义有很大不同。可是人们往往顾不得这些词语规范,在必要时把“党派”改为“帮派”;把“结党营私”改为“结帮营私”;把应称为“四人党”的称为“四人帮”。中国的政治旧传统根深蒂固,那些自以为是君子的人往往不合群,自傲不凡,孤芳自赏,做事不与别人“同流合污”。中国的君子们历来推崇隐士,推崇谦让,不像西方的政客那样赤裸裸地竞争选票、争夺政权。中国君子的“不结党”原则和“谦让不争”风尚,自然让那些结党又不谦让的小人处处占便宜,君子和小人斗,基本上都是君子输。这可以说是我们文化传统背景需要改造的一个方面。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更多:https://www.51240.com/
附录二:【党姓典故、趣事——党氏祖先的由来】 陕西省朝邑县(后并入大荔县)的沙土地,因久旱无雨而于裂,寸草不生。第二年(元朝至顺二年,1331年)的三月,青黄不接的难民们纷纷逃离朝邑家园,四处求生。逃荒人流中,有个叫党恕轩的壮汉,拉着饥饿多病的弟弟,在父母坟前跪拜一番之后,朝东北方向而来。兄弟俩沿路乞讨,饥肠辘辘,且人多争食,挤不到锅边。恕轩的弟弟不小心碰了一个客官的饭碗,将米汤倒在地上,遭到客官的唾骂: “眼瞎了!挨刀的!你给我赔!” 恕轩正端了一碗米汤出来,看见客官正骂弟弟,一阵心酸,便将饭赔给客官,作揖道: “客官,请原谅,我弟不小心碰了你,请吃这碗好了。” 恕轩兄弟干瞪着眼,让客官吃了自己买的那碗粥,肚子更饿了。弟弟忍不了,便爬在地上,用手抓那洒在地上的米汤,连米带泥塞进嘴里。党恕轩领着弟弟继续向北走,过了合阳,来到百良塔旁,弟弟的肺病犯了,气喘难行,还出现阵咳,进而咳出了鲜血,瘫倒在地上,口中断断续续他说: “哥,我……不行了……你逃生路……吧,把咱党家的……香火……保……住……啊……” 弟弟断了气,恕轩痛哭一场,寄埋了尸体,做了记号,自言自语他说: “弟弟,你暂安息吧。等哥哥发了家,一定搬你的尸骨,也建一座这样的坟!” 党恕轩只身一人,背着个包袱,朝韩城县而来。天快黑时,来到大朋村,这儿是传说中的孟姜女哭长城的地方,村北边是魏长城遗址。他进了村,听见了啼哭声,又听见了锁呐声,一定是谁家的人去世了,过事哩。恕轩一想,对,到过事的这家去讨碗干饭吃,不会被拒之门外的。他寻哭声而走,看见门口挂着幡,门两边贴着白纸对联,便进了屋,将包袱往桌一放,坐在凳子上休息观看。端盘子的帮忙人以为他是客人,急忙端来了两碗米饭,递上筷子,说:“人多,顾不到,请自便。” 饿了两天的党恕轩,感谢这过事的家,感谢这帮忙的热情客人!他热泪盈眶地狼吞虎咽起来,一会儿功夫便将两碗米饭吃得干干净净,一粒未剩。恕轩吃完饭,提上包袱,向帮忙的打个招呼,急忙出了门,晚上睡在场边的麦积子内。天麻麻亮,恕轩下芝川,过八仙镇,毓秀桥,上死牛坡,下寺庄河,看见东边沿河一片绿色,夕阳灿烂,无风无尘,空气清新,好一派川道田园美景!他不想再北上了。便顺河东下,来到了这泌水河谷的北土崖下的“东阳湾”(即今之党家村小坡崖,又称吉家崖)。 当时,这东阳湾还没有人家居住,崖上仅有白庙(今之饲养室位置)一座。党恕轩夜宿在白庙内,第二天借了郭家庄一户人家的一斗谷子和一把撅头,便在东阳湾开垦河滩地,在北土崖边打了个

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:便民查询大全
联系我们
接口调用 | 意见建议
CopyRight © 2004-2017 便民查询网 (HTTPS)All Rights Reserved
闽ICP备05000099号
闽公网安备 35012202350127号